佛陀会怎么做?——环境保护之佛教途径

What Would Buddha Do? A Buddhist Approach to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作者:扎克•温伯格

Zak Weinberg

20118月13日 发表于Featured,

Health & Wellness电子专栏

 

 

作者简介:

扎克•温伯格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三年级学生,主修环境研究专业,选修写作课程。闲暇时间,他喜欢阅读,写作,并一直保持活跃状态。扎克还在圣塔芭芭拉分校建立了一个学院网页,名字是今昔往日。

 

据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生态学教授戴维•蒂尔曼(David Tillman)指出,每年都有五万种动植物物种灭绝。这个速率至少高于自然灭绝速率一百倍,而更接近于六千五百万年前那个预示世界末日的物种灭绝速率,很多科学家相信那是在六千五百万年前一颗陨星撞上了地球而改变了地球的正常气候之后。但是,与那时不同的是,今天的大规模灭绝是由一个物种——人类,而不是一大块发热的外太空物质造成的。那么,是什么让人类变得极具毁灭性呢?

 

我打算冒着舆论批评的风险指出,人类在工业、媒体以及悲观的马尔萨斯主义者们所提出的人口问题上过于投入。我们之所以在环境问题上黔驴技穷,是因为太多的人需要太多的物质,而地球的资源正变得比以往更难获得。那么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保障未来有一个健康的环境呢?

 

报道此消息的记者其实也没什么解决办法,但我知道有一种很流行的人生哲学值得我们去探索,它可以被追溯至2500多年前的一棵菩提树下,那就是佛教。

 

这篇文章涉及到佛教的基本教义,诸如缘起、四圣谛,以及瑜伽行派、僧伽和业的一些概念。我们将会看到,这些概念与环境保护的理论是如何关联的。

 

让我们从“缘起”开始,对大多数人而言,这是一个冗长拗口的名词,这个概念突出了“无我”及“因果”的理念。它强调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独立产生,或对其他事物没有任何影响。

 

在环境研究的领域里,有一个相似的概念叫做环境统一。实际上这很简单。举个例子,洛杉矶高速公路的修建可能会对海峡群岛上狐狸的生存造成威胁。这实际上已经发生,但情况更为复杂,其中还涉及到了金鹰、秃鹰、野猪以及DDT(一种有效的杀虫剂)。因DDT的使用和洛杉矶城市扩张造成的大面积栖息地的迁移,导致了海峡群岛上的岛屿灰狐几近灭绝。幸亏物种移居,狐狸的数量才得以接近完全恢复水平。

 

从佛教徒的角度而言,“没有我”也可以被称为“无我”,这意味着没有独立的岛屿灰狐或洛杉矶高速公路,因为这二者是相同的。

 

如今,马尔萨斯主义者所提出的人口是造成环境破坏的一个主要因素,这一观点与佛教的理念相差并不太远。正如佛教学者丽塔•格罗丝(Rita Gross)在《新世界的远见:从宗教视角看人口、消耗与生态》(Visions of a New Earth: Religious Perspectives on Population, Consumption, and Ecology)中提到, 很多问题——尤其是关于是否要生或者生多少个孩子的问题,往往被人们当作个人选择。实际上这并不是个人问题,因为它与所有有情生命有着极深的关联。

 

因为佛教徒不相信有一个“自我”,制造和买卖货物的价值(环境恶化的主要促成因素)也就相应被摈弃。佛教的思想体系“包含了对个人、团体以及国家对消费品贪得无厌的谴责,因为这种贪婪损害了相互依存的生态系统”,格罗丝(Gross)说。

 

让我们暂且先放下“自我”这个概念,先想一下四圣谛中的前两个(苦谛和集谛),以及它们对理解佛教环境观的重要性:第一圣谛(苦谛)指出了痛苦的存在。第二圣谛(集谛)指出了痛苦的存在是因为根植于无明的执著和渴求(贪爱)。“大多数人认为快乐源于贪爱得到满足,而佛教徒会说,快乐源于对贪爱的舍弃”,格罗丝(Gross)说,“因此贪爱与快乐无法共存”。

 

瑜伽行派是大乘佛教的一个宗派,也被称为“唯识宗”,强调进入忘我的冥想状态以获得三昧,它是一种主客相融的状态。

 

“如果一切都只存在于我们心中,玩具对我们来说就变得不那么真实,也不再如此的具有吸引力。”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宗教研究系教授爱丽森•普鲁德(Alyson Prude)说。

 

在她做博士论文的研究时,她造访了一个住着瑜伽行者的小村庄,看到几千个村民住在彼此相距几英尺的棚子里,那儿并没有垃圾处理系统。

 

“为什么会有人选择住在那样脏的环境中呢?”她问。

她从村中的一位精神领袖那里得到了答案。这位领袖告诉她村民们很快乐,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所处的“肮脏”条件。

他同时说,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远比造就这个世界的其他物件要重要得多。

 

但我并不认为所有的佛教徒都能在一个污浊的环境中感到满足,而且其中一些人也许认为环境应该要能有助于人们修心。例如在图瓦卢(Tuvale)的人,也许很难达到证悟,因为唯一可供人们冥想的地方是在水里。

 

有一些佛教徒,如泰国的僧人Phra Prachak,实行了环境保护的措施,他禁止在僧团中砍伐树木。对包括Prachak法师这样的人来说,僧伽或神圣的佛教团体包括了“其他物种、动植物,还有构成环境的外部特征以及看不见的祖先和灵魂”。对他们而言,环境属于僧伽的直接范围,因而值得被保护。

 

沿着这条思路,也可以从业果的角度来认识环境。佛教徒相信六道的存在,即天人、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和地狱。格罗丝写道“每个人都经历过无数次重生,彼此之间都曾有过血缘关系。”所以,从本质上来说,我们就是我们的环境,我们不能割断我们的四肢,不是吗?

 

很明显,从科学和佛法的角度来看,我们都应该保护环境。保护环境最容易的方法之一就是限制生产、消费和人口。有些佛教徒可能会鼓励人们去理解,我们都是一个整体灵魂的一部分,也就是“缘起”,彼此相互依赖,互为责任,并没有“自我”或“我”。旨在让人自我欲望膨胀的消费观,只能让人们一直沉溺在轮回——痛苦与重生的循环之中。如果人们能以佛教徒的观点去理解快乐——即获取物质不会得到快乐,但是停止贪著却可以;那么消费将会降低至能反映我们最基本需求的自然水平。环境保护是一个终极抉择。如果难以做出决定,一定记得扪心自问:“佛陀会怎么做?”

 

【参考文献】:

1. University Of Texas Austin (2002, January 10). Extinction Rate Across The Globe Reaches Historical Proportions. ScienceDaily. Retrieved February 25, 2010, from http://www.sciencedaily.com /releases/2002/01/020109074801.htm

2. Weisner S. (1993). To Realize Enlightenment. J.C: Cleary.

 

3. Gross R. (2000). Visions of a New Earth: Religious Perspectives on Population, Consumption, and Ecology. Albany, 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4. Prude Alyson. “Mahayana School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 Goleta, CA. 4 Feb. 2010.

 

5. Chapple C. (1993). Nonviolence to Animals, Earth, and Self in Asian Traditions. Albany, 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6. Komatsu S. (1991). Buddhism and the World of the Future. Tokyo, JP: 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Buddhist Studies.

 

文章来源:

http://modernserenity.com/2011/08/what-would-buddha-do-a-buddhist-approach-to-environmental-protection/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江永拉姆

一校:夜飞雪、扎西尼措

二校:马卫丽

终审:法界福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