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不喜欢的当下

Being in the Moment When We Don't Like the Moment

 

南希•科利耶

Nancy Colier

 

 

作者介绍:南希•科利耶,心理治疗师、跨信仰教长、作家和演说家。

  

每当看到一些讲述“活在当下”的博客或文章,面对那些配图,我总是忍不住咯咯地笑出声。这些图景,十之八九,都不外乎是一个人(通常是女性)盘腿坐在沙滩上,迎着朝霞或落日的余晖,眺望大海或其他水域。言下之意,“当下”的感受,应该是这样一幅宁静美丽的画面;至少看上去如此。但事实是,如果生活一如日落的海滩,置身其中的我们,恐怕不必如此辛苦努力,以求“活在当下”。

  

如果回响在耳畔的,是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我们会乐意倾听“当下”。可是,当撕破耳膜的,是从身后呼啸而来的救护车汽笛声,而我们却又无法变更车道时,事情会怎样呢?如果扑鼻而来的,是海上飘来的带着咸味的新鲜空气,我们会乐意呼吸在“当下”。可是,当刺激着鼻粘膜的,是健身房服务员喷洒在健身器上的清洁剂,即使健身房里只有我们独自一人,事情会怎样呢?如果轻揉着脚趾的,是温暖的海沙,我们会乐意沉浸在“当下”的感觉中。可是,当巴士的车轮碾过,溅起又冷又湿的污泥,弄脏我们的裤腿时,事情会怎样呢?如果映入眼帘的,是落日中霞彩和蓝天的交相辉映,我们会乐意睁大眼睛,目视“当下”。可是,当目光停顿之处,是一位无家可归者,裹着肮脏的毯子,蜷缩在夜空中冰冷的人行道上,事情又会怎样呢?当我们并不“喜欢”当下的这一刻时,我们如何才能“活在当下”?

  

生活,将各种经历尽收囊中——我们想要的和我们不想要的。我们更擅长活在我们想要的“当下”,而对于我们不想要的那些时刻,我们还需要更多的修习,以安住其中。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我们还要尝试活在那些“坏”时刻。我们的设想是,一旦我们接受在那些所谓的“坏”时刻也“活在当下”,某种意义上,我们便接纳了这些艰难的时刻,向它们妥协,放弃一切改变它们的努力。我们一度坚信,为了维护生活中的美好事物,我们必须忽略、拒绝或强打精神对付那些不愉快的事物。这是一个错误的见解,却影响深远。

 

接纳那些艰难的时光并活在它们的“当下”,只需要简单地遵照事实:正在发生的正在发生,而我们恰恰置身其中。我们坦承,这就是我们此刻的存身之境,无论喜欢与否。我们说,“是的,事情就是如此;是的,是有点困难。”这声“是的”,这一坦承,根本不同于说“是的,我们希望如此”。一旦我们接纳眼下的事实,我们便放弃了抗争——为了我们曾经期待的一切,为了那缠绕不去的念头:正在发生的,不应该如此发生,尤其不应该发生在我们身上。一旦我们给自己下发“许可”,以“呆在”那些并不愉悦的时刻——有时甚至是糟糕透顶。奇妙而意想不到的是,我们反而会体验到一种身心泰然,一种深邃的圆满,你几乎可以称之为喜悦——因为我们得以体验完整的生命,随同其所有的面向,乃至那些我们一度鄙夷者。

 

此外,只要我们还在急着“结账离开”那些不喜欢的时刻,我们便又朝着“改变它们”的初衷迈出了南辕北辙的一步。这和我们的直觉相违,但确为事实:我们只有全然接纳正在发生的,才可以继续前行;如果一味拒绝此情此景,它反会僵持在此。一旦我们在此“扎营”,坦然接受这一新的起点,我们就已然在开启变化的阵地上站稳脚跟。虽然这可能会让我们心生恐惧,但坦然驻足此地,不等于永远定居此处;它仅仅意味着,当下,此刻,在此安住。而此时此刻,无论我们是否愿意“驻足”其中,此情一如此景。我们的排斥或接纳,丝毫不会改变此时此刻的此情此景。

 

一旦我们活在那些艰难时刻的当下,我们便即从痛苦的源头抽身而出——拒绝留在我们所在之处,排斥我们的生活现状,正是我们痛苦的罪魁祸首。携手当下一刻,我们不再虚耗心力,徒然地指望此情能够悖离此景。当登临现状,无论美好与否,我们至少不再和我们的生活奋力抗争,不再为逃离这一刻而煞费苦心。终于,在此当下一刻,从我们内心深处的真实体验出发,我们得以着手建设性的工作,以开创新的篇章。

 

同样重要并需谨记的是,当我们在人生更具挑战性的那些时刻“安营扎寨”的时候,我们不应失去对自身感受的觉知,以及对改变的渴望。我们不应突然间麻木不仁。我们依然不希望事情一如此情此景;但是这一“不希望”的感受,就和那些湿冷的污泥或是救护车的鸣笛声一样,仅仅是此情此景中的一部分。我们此刻的“厌恶心”,乃是“当下”的一部分,而非和“当下”的一种冲突。“活在我们不喜欢的当下”,是一种挑战;和“活在我们期待的当下”相比,它需要更多不同的技巧(后者同样需要技巧)。

 

体验此情,一如此景,同时也体验陪伴着它的“我们的厌恶心”;这一体验,为我们返顾自身的悲心奠定了基石:我们生存在这一艰难的时刻,它如此痛苦,我们本希望事情会是另一种情状,可在眼下,此情却一如此景。一切都很真实——一切都藏身在这一瞬间。这一“对自己的悲心”,深深地沉潜于此时此刻的整体情景之中,而不必追究造成窘境的困难何在;它总是带有疗愈的作用,总是散发着爱与包容的气息。

 

人生为我们每个人提供了机会,以活在“远离海滩”的当下——小到如天空开始飘雨,而我们没有雨伞;大到如坐在医院,陪伴着我们临终的父母;或是无休无止的人间苦难中的任何一幕。人生给了我们无尽的机会,在“当下”并非如我们所愿时,去修习“安住当下”。能够在所有不同的时刻都“活在当下”,就是在体验人生圆满的深度与广度。拥抱正在发生的“当下”——我们怀有如何的感受,我们是如何期待“事情若非如此”,我们如何试图努力和改变,以及其他一切一切;都在此当下的一刻,不必拒绝任何一事……这就是“全然活着”的意义!即使我们并不在海滩上,但我们就在此地,品味着人生,而“活在当下,如其本然”就是生命真正的礼物!

 

文章来源: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nancy-colier/in-the-moment_b_4869093.html?utm_hp_ref=meditation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圆贞

一校:Hope

二校:圆阳

终审:圆德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