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谷歌,请作深呼吸

OK,Google,Take a Deep Breath

作者:卡特琳· 凯莉

CAITLIN KELLY

 

作者介绍:

卡特琳· 凯莉毕业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作为记者,曾为《环球邮报》、《蒙特利尔公报》、《纽约每日新闻》制作了头版独家报道。卡特琳· 凯莉游历了四十多个国家,在英国、美国、法国、墨西哥等国家居住生活过。现在,经常为《纽约时报》撰稿。

 

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

或许那条蜿蜒穿过谷歌园区的黄砖路并不令人奇怪。

踏上谷歌的校园,那里有室内树屋、排球场、养蜂场、加热马桶座圈。是的,还有奥兹式公路,你还以为刚刚在彩虹上驶过呢!

但所有这些情调和福利掩盖了这里疯狂的节奏,许多员工承认,对心灵脆弱的人来说,在谷歌的生活是很艰难的。

企业销售工程师布莱斯·帕博说:“来到这种地方,这些便利设施当然很诱人,但如果你找不到应对如此冲力十足文化的方法,它会把你撕碎。”

从快节奏领域来的员工已经习惯了苛刻的老板和超长的工作时间,比如谷歌就使得员工以超乎他们自己想象的工作效率在工作。谷歌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最近持续在公司网站上发布“漠视不可能”的口号。

所以不难理解,谷歌为员工提供的数百个免费课程中,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被称为S.I.Y.,即“探索你的内心”。这个创意来自41岁的陈一鸣先生,他高高瘦瘦,声音温和,2000年入职谷歌,是谷歌第107号员工。

S.I.Y. 被认为是谷歌的禅宗。陈先生设想并在九位专家的帮助下完善了这个课程,从而将正念运用于工作中。当欧洲和美国监管机构对谷歌的隐私和其他问题进行严格审查时,开设正念课程应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T.

这门课程有三个步骤:训练注意力,自我觉知和自我掌控,以及培养有益的思维习惯。

如果这听起来有点感性,考虑一下:已经超过1000名Google员工参加了该课程,并且即使每年开课四次,每次还是有30人排队等待中。这个持续七周的课程每次接收60人。

执行发展总监兼心理学家理查德·费尔南德斯说:参加课程以来,他的工作表现有显著的改善。他说:“作为领导者我会更有弹性,我在高风险洽谈中聆听得更仔细,不会过于激进。即使与很多非常严苛的高级管理人员一起工作,也并不会让我感到困惑。这几乎是一个情绪和心理银行存款账户,我现在有更多的缓冲区。”

陈一鸣先生说:“该课程已收到很多好评。学员对S.I.Y.课程的匿名评价平均分为4.75分(满分5分),对课程的认可几乎完全通过参加者的口耳相传来传播,仅此已经让我们应接不暇了。”

陈一鸣先生的处女作《探索内在的自己:出乎意料的通往成功、幸福和世界和平之路》在本月出版,并由他的朋友:S.I.Y.合作者、《情商》一书的作者丹尼尔·戈尔曼(Daniel Goleman)撰写了前言。除了由美国HarperOne出版社出版外,该书将在包括韩国、巴西到斯洛文尼亚在内的全球17个国家发行。

HarperOne的高级副总裁兼出版人马克·塔博说:“技术推动我们走得更快,我们必须适应在新千禧中用新方式做生意,我们相信陈一鸣先生的这本书为‘工作及工作的意义’这一举国关注的话题奠定了基础。”

但陈一鸣先生的最终目标是什么?作为资深佛教徒,他确实想创造世界和平。他说:“我总是和其他孩子非常不同,我I.Q.是156,不运动,我志向远大,自认为可以做伟大的事情。虽然不想听起来狂妄自大,但从我记事以来,我全部的生活就是想为这个世界做一些事情。”

陈一鸣先生在新加坡出生并长大,他说他的童年“非常不开心”。

“这听起来很滑稽,”他说。他12岁自学编程,到15岁时赢得了他的第一个全国学术奖。 17岁时,他是全国软件冠军队的四名成员之一。

他说,“在新加坡,证明你自己的方式是赢得比赛,但公众关注和外部奖励无法带给我满足感。获不获奖并没有什么不同,我并不会更开心,还总会有一种做最好的紧迫感。”

他看着美国电视连续剧《考斯比一家》和《细路仔》长大,在新加坡学习计算机工程,并在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研究生院就读。毕业时电子邮件发送简历后,五分钟内就被录取而有了工作。

聘用他的公司是谷歌。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员工分组完成认知和分享情绪的练习。老师们以温和、欢迎的口气说话,课程给学生提供了一个场所来质疑:他们为什么以及如何表现?在这里,有着超级技术技能的“凶猛”的谷歌的五十位员工,坐满了圆形剧场的柔软舒适明亮底色带有谷歌徽标的座位上。陈一鸣与他的助教,曾为禅修僧侣的马克·雷瑟(Marc Lesser) 位于讲台上。雷瑟先生曾写过两本书,也曾是一位成功的商人,他是S.I.Y的几位外聘导师之一,由谷歌公司出资聘请。本周的课程内容是有关动机/发心。

智力不会削减

像陈一鸣先生一样,许多S.I.Y. 学生是受教育程度很高的亚洲移民。他们有些同辈已经是百万富翁。这门课程让学员检视自己的选择如何影响其工作和人际关系。

陈一鸣先生在课程刚开始时说,“我们需要一位专家,那个专家就是你。这堂课是为了帮助你发现你已经知道的东西。”为了说明他的观点,他展示了呈现四块叠加的光滑石头的幻灯片。“我们正在寻求同盟,找到我们内心深处的价值观,想象它们如何带我们达到目标,找回所需的韧性。”

陈一鸣先生知道如何吸引他雄心勃勃的观众。他寄希望于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畅销书作者丹尼尔·平克(Daniel Pink)和Zappos公司 的C.E.O谢家华(Tony Hsieh)这些体现这些价值观的成功人士。“我是另外一个帅气的中国人,”他开玩笑说。

每次练习要求每个人与同伴分享三个核心价值观。一位学员后来说:“它能让你专注,你可以忘记自己的生活。”

这里经常爆发轻松的笑声。人们放松地将自己的脚撑在座位后面,或者倾身与也许从未谋面、来自各个部门的伙伴们耳语。(课程期间要求学员与好友组成搭档。)

在一个七分钟的练习中,参与者被要求不停地写下他们如何设想五年内自己的生活。陈一鸣先生敲一下藏式颂钵结束了修习。

他们讨论成功和失败的意义。陈一鸣先生说:“成功和失败是情感和生理经验。我们只需要静下来安住当下来面对即可。”

然后Lesser先生要求整个房间齐声喊:“我失败了!”

他说,“我们需要以友善,温和和宽容的方式看待失败,我们一起看看是否可以在不执着的情况下探索这些情绪。”

谈论失败?

分享感受?

长时间安静地坐着,无所事事的时光?

在谷歌?

2009年曾参加过课程的帕邦先生说,“S.I.Y.的概念在谷歌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更激进或反主流文化。这里到处是训练有素的精英,他们通过外部因素获得认可,压力非常大。”

陈一鸣先生在他的学生和高级管理层的信誉 ,以及其他几个因素,使他在几年前转入人力资源部。他很酷,硅谷的人们想要在各个方面变得很酷。首先,他和谷歌的联合创始人佩奇、谢尔盖·布林先生一样,是工程师出身。在谷歌于2004年上市后,陈一鸣先生也变得富有,尽管财富比不上谷歌创始人。

鉴于他的财富,以及他在谷歌内部的声望日益增上,再加上课程的日益普及,他成为了谷歌的明星。

“人们喜欢那位先驱者和他带来的神秘体验”,帕邦先生说。

陈一鸣先生明白谷歌员工需要以数据说话,而不仅仅依赖于情绪参数或抽象理论。

44岁的艾力克·张由于工作原因没有全程参加第一次课程,第二次全程参加后,他说道:“我为了拥有健康的工程师心态而参加S.I.Y.,我自始至终的态度就是:证明它!我们需要看到一个可控的实验!我们需要看到证据!”

陈一鸣先生喜欢引用马修·李卡德的例子,作为佛教僧侣的马修曾被英国报纸报道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听到这个,张先生起初有点发憷:“马修是个和尚,我不想当和尚!但陈一鸣为我打消了顾虑,他让我们以互相交流的方式了解S.I.Y. ,这是我的假设,过程是可控的,这就是我的实验。”

张先生是在个人和专业发展都面临危机的时刻参与到这个课程的。自2004年以来,他一直是谷歌的软件工程师,他曾经看到过同事们崩溃甚至辞职,亦或和他一样因为压力而引发背痛。

他说:“我来自台湾,一半的硅谷人都出生在在其他地方。带着压力生存、上最好的学校、努力工作是移民的思维定势。没有人意识到这种工作方式真的不可持续。”

接下来,他母亲在多伦多生命垂危,异常忙碌的日程却让他连探望母亲的时间都没有。他回忆说:“我们的成长是爆炸性的,不断提升要求才能跟上全局的发展。”由于他超负荷增长的工作量,他说自己变得易于暴怒,经常对妻子和小儿子发脾气。

“我知道我必须寻求帮助。”他说,“问题是在哪里和什么时候可以得到”。

他妻子说:“是该做些改变了,我没办法告诉他我在想什么,因为我不想触碰他的雷区。”

自从参加了S.I.Y.的学习后,张先生和他的妻子一致认为他已经改变了很多,变得更平静、更有耐心、更能够倾听。或许最有用的是该课程在每周80小时的相处中形成的团队情谊。“你肯定需要一个互相扶持的团体,课堂中的能量也很重要,这取决于参与度。”

该课程教授的一种工具是S.B.N.R.R.,昵称是“西伯利亚北部铁路”,其实是“停下来,呼吸,专注,内观和回应”的简称。

哼着摇滚音乐、带着眼镜,负责网站可靠性的工程师比尔·杜安负责Gmail的顺利运行。他说:“商业是一种由人组成的体系,一旦有人,就会有问题,摩擦或平顺都有可能发生。”

杜安先生四年前参加过S.I.Y.课程,他认为S.I.Y.是一种用于组织机构的WD-40(一种润滑剂),它使内在驱动力、雄心勃勃的员工与Google苛刻的企业文化之间互相润滑缓冲。他说S.I.Y.能有效地帮助每位员工面对压力、平息情绪。

现年58岁的鲍勃·谢甫坦正在参加此课程,他对此表示赞同。他说:“我在一个沟通不太好的团队工作,其中一半人在德国工作,我对课程的认同不止于学习禅修,而且能在现实生活中用到它。这不仅仅是些微的态度变化。”

商标法律师乔安娜·西斯特克说,课程中训练有素的情绪控制技巧有效地帮助她专注于很多工作,甚至有助于应对排山倒海般的职业压力。和她的大多数同事一样,她仍然要应对很多要求即时完成的任务,但这些最后期限已经不会击溃她。

她说:“任何人在任何地方工作,任何时候和同事都可能出现问题,还会遇到沟通不畅的人。有些人始终受到欢迎,而另一些正好相反,但你不能总是为此而郁闷。而S.I.Y课程可以帮我们面对这些不悦意。”

领导和人才副总裁凯伦·梅认为,S.I.Y在某些层面是一个有用的工具。她说:“我们有很棒的员工,该怎么让他们继续优秀下去? 教员工卓越的技能就意味着要帮助他们锻炼宣讲的能力、沟通的能力,帮助他们理解他们的行为对别人的影响,能跨团队与人合作,激发其强大的内在动力。

现年59岁的行政总厨奥利维亚·吴,在任务紧迫、依赖多方协作的报纸新闻和食品行业奋战了数十年之后才来到谷歌,但她仍然发现这个公司正常的工作节奏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她说:“节奏!工作量!这是我工作过的压力最大的地方!”

即使是面试时的任务都让她感觉脊背僵硬了,她被要求在三个小时内在一个装满食材的柜台准备20人的食物。参加了S.I.Y.课程之后,吴女士再次审视她在山景园的校园里负责监督30个咖啡馆的工作任务时,她说场面更可控,感受到的压力也小一些。

S.I.Y.可以介绍给其他公司并整合于他们的企业文化吗?它的一个原则是正念的传递。陈一鸣先生说,我们很容易只关注我们传递的信息,而忽略了接受者及其他们可能有的反应。比如发邮件,当收件人不知道电子邮件背后的意图,通常就会把发件人想得很糟,比如充满愤怒或沮丧等。陈一鸣先生在他的书中写道:“我们经常被毫无冒犯或恐吓意图的电子邮件所冒犯或恐吓。如果我们不擅长控制情绪,就会立即以进攻和恐吓来还击,接着引发一片混乱。”

前谷歌员工彼得·艾伦为第一个S.I.Y.开了绿灯。当他2007年到2009年期间领导Google U.这个专门从事内部教育的部门时,是陈一鸣先生的上司。艾伦先生认为专注于正念的课程很重要,于是给了陈一鸣先生时间和预算来开发它。

艾伦先生说:“我每个月都要发送1000封电子邮件。在电子邮件如此重要的文化中,课程一定会给我们带来改变。我们都需要联结的能力。我认为陈一鸣一定会带来巨大的变化。”

艾伦先生补充说,S.I.Y. 的原则对于任何知识分子集中的工作团体都至关重要。在智商都很高的群体中,大家无法靠智商本身来区分,“情商EQ”才更有区分度。

或者,正如帕邦先生所说:“我认为它将广泛应用的原因是,每个人都在挣扎。我是房间里最聪明的人吗?不是我该怎么办呢?他们担心失去工作。每个人都具有生存危机。”

 

文章来源

http://chademeng.com/me/search-inside-yourself-on-the-new-york-times/

http://www.nytimes.com/2012/04/29/technology/google-course-asks-employees-to-take-a-deep-breath.html?pagewanted=all&_r=1

原文发布日期:2012.04.29

 

翻译:圆为

一校:永丹卓嘎

二校:圆化、圆美

终审:圆徐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